丝瓜影院app好不好

【神,只是力量的躯壳。】

【芙兰】

【玛那索最高监狱】

暴雨。

“啊………怎么会下几天几夜的暴雨啊……”岗哨里抱怨声有些刺耳,小队长有些不愿意去听。

他看着岗哨的窗口,看着大雨在黑夜里由着发光晶石的闪光而同样黑沉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啊……队长,你有想过……离开芙兰啊……”

“没有……”队长将手中的茶杯拿起来,大口的喝了。

“这里,太危险了……”那个人摸了摸脑袋,有些难受的说道:“说实话,我还是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……”

“呵……普通人……”

或许是队长觉得自己小队成员的说法太过幼稚,看向他,也还是很认真的说道:“普通人很明显没有我们过的舒服。”

卷发美女长裙草帽森女系装扮枫林梦幻写真图片

黑色的高鞋跟踏在雨水里,像是沉沦在一起的黑色魅影。黑色之袍下,无人可以阻挡,黑暗的侵蚀。

“谁在那!”巡逻的守卫大声的呵斥,他们寻着黑影而来,魔杖与剑,蓄势待发。

“explosion。”

黑袍人不紧不慢的将魔杖伸出袖口,用力的一甩,黑色的闪电迅猛的击向巡逻队前来的方向,那些暴怒的黑色闪电一拐而出,通过转角,扑咬向巡逻人员的脖间,来不及阻挡的人瞬间被化为飞烟。

黑暗的角落里,铁窗之下,疯狂的犯人们紧紧的抓着特制的禁魔石铁窗,兴奋的,从铁窗在看着彼此,再是聆听着,享受着,这闪电击入骨髓,让人瞬间蒸发的……脆响。

“注意警戒!”看着已经化为烟雾的队员,小队长愤怒的大吼着,举着魔杖亮出白色的魔法护盾,快速的前进。

“explosion。”

再是一道黑色的闪电被黑袍人甩出,护盾与闪电交织碰撞,轰鸣而下,便是白光昼闪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黑袍人紧抓着魔杖,用力的甩出黑色的火焰!喷射向白光的护盾,几道蓝色的闪电也迅速击向他,他快速的闪身躲避,另一阿支绿色的骷髅魔杖从袖口溜出,随着他猛烈的一震,绿色的的火焰嘶吼着,化为咆哮的绿色灵魂透过魔法盾冲向无法脱身的小队长,咆哮嘶吼的灵魂冲出头颅,带着小队长的痛苦的灵魂犹如钩锁般连横在一起,小队长极其身后的人猛然的应声倒地,魔杖跌在黑暗里,被暴雨无情的冲刷。

厉鬼彻哭,不绝于耳。

“”

黑袍人犹如闲庭信步,慢悠悠的奔跑到监狱的门口,或许是早知道会有人在等待着他,他双重的魔杖迅速的击出,绿色的灵魂与黑色的闪电一起,穿梭在防御的巡逻队身上,带着灵魂痛苦的呐喊,他们一个个来不及招架,像是暴雨之中的苍蝇被雷电击沉,灰飞烟灭。

“快去通知典狱长!”站岗的人急匆匆的呐喊,想要从哨台上下来,却被绿色的灵魂追击,跌在雨水之中,宛如清水跌入泥潭。

黑袍所过,无一幸免,或许是力量太过强大,又或者是监狱的防备人员确实抵不过这骷髅魔杖的法力,纷纷化为泡影,烟消云散。

直到一个人化为蓝色的水流轰然炸裂在他的身上,他才停下脚步。

“请你,束手就擒!”那蓝色的水流晶莹剔透,与黑色的暴雨倾扑在他的身上,让他不得不倾倒而去。

“explosion!”

在翻滚中,黑袍人反手将骷髅魔杖震出,嘶吼的绿色灵魂紧随其后,冲倒在水流之中,那水流忽而化型,为风一卷,蓝色的魔法袍立现,一个金发男子抓着自己的魔杖严肃的看着那骷髅魔杖,心下一惊,面露难色,不过,他还是呈现出了战斗姿态。

“啊哦……这可不好玩……”黑色的火焰冲击到他的脸上,白色的魔法护盾也立现眼前,只是骷髅邪火飞来,他快速的闪身立刻放弃防御转身甩出一发爆裂的火焰弹,黑火与白盾碰撞,骷髅邪火与爆裂火焰相噬,黑色的光芒与白色的光芒炸裂,形成几番连续升腾的烟雾,轰的一声直欲将牢房里所有犯人的欢呼声吵嚷的越演越烈。

“小心点,华洛。”一道火焰在黑色的暴雨中穿梭而来,化型在华洛的身旁,严阵以待,绿色的魔法袍,和小树枝一样的魔杖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威严,即使他是一个彪形大汉。

“你也是。约瑟夫。”华洛在爆炸之后跳开距离,站在大门口,与约瑟夫站在同一边:“我们应该多叫点帮手,这点自知之明还是应该有的。我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只是他刚一说完,绿色的骷髅邪火就在暴雨之中灼烧出一道蒸汽的烟雾,黑袍人行动起来,一甩魔杖,黑色的火焰也直冲向约瑟夫。

白盾格挡,再是不做停留的立马移动起来,只见约瑟夫与华洛同出一道灼热的爆裂闪电交合在一起,逼迫给黑袍人的走位。

“我想也是……”约瑟夫一刻也不敢停歇,许久才附和了华洛。

黑袍人跑动起来,随着华洛与约瑟夫的呐喊,接连的魔法闪电击来,他不得不接连的闪躲,暴雨在他的黑袍上也犹如飘起来的烟雾,一瞬间灼烧,冲闪而出,华洛截击,约瑟夫急停,弧形闪电爆裂而出,直冲黑袍人而去。

只见黑袍人近身一脚踢在华洛崩出的闪电之上,一脚便是踢了回去,这使得本意截击的华洛也必须强行闪身扑倒在地,他惊恐的看着黑袍人这个动作,向着急停的约瑟夫喊了一句小心。

只是约瑟夫哪里来得及,弧形闪电以出,在靠近黑袍人的时候,被黑袍人法袍一甩,黑色的袍子在雨中甩水而出,旋转着将弧形闪电一卷,便是轻松化解,黑袍再次加身,侧面的华洛看见了他的阵容,又是大吃一惊,捶地而起,大声的喝道:“约瑟夫,保持距离!”

华洛猛的闪身的而出,一甩魔杖,轰雷与火焰齐发,立马与黑袍人拉开身位,只见那黑袍人转黑袍而下,立马披在身上,一把黑色的枯枝魔杖这时才现了真身,再是骷髅魔杖证明的大张着嘴巴,绿色的光芒从眼中迸发,黑色火焰与骷髅邪火同时追向两人,约瑟夫听了华洛的话,立马拉开身位,白盾立身,猛的踏在水潭之中,好是没有跌跤,便也直看到骷髅邪火压身而过,他立马撑地而起,奔向华洛所在的方向,华洛被黑色的火焰逼迫着下压身子,白盾破碎,他也与黑色的火焰擦身而过,他立马爬了起来,看向奔来的约瑟夫,与约瑟夫互为表里,再摆防御姿态,尽显疲态。

“这才两个回合,我们绝对不是他的对手!”约瑟夫仿佛明白了华洛的意思,华洛一来,便知道了黑袍人的厉害,自己两人根本不是对手。

“拖!”华洛的脚跟陷入水潭,暴雨如此之大,稍微有些迷了眼睛。

黑袍人又是冲将过来,两把魔杖都有如索命的无常,他们看着那邪火冲天,都有些心惊肉跳,只见黑袍人一甩魔杖,黑袍噗啦作响,骷髅邪火与黑色的火焰交合在一起,犹如轰天的大炮,速度极快,瞬间席卷着两人所在的位置,两人躲闪开来,再是见骷髅邪火与黑色火焰接连而来,他们连忙用魔杖点地,瞬身而去。

黑色火焰倒是消失与无,哪知骷髅邪火穷追不舍,未曾变化,直追已经逃出去的两人,在监狱门口防守侧立的人员都惊疑的看着那骷髅邪火暗自心惊,这已经超出了普通魔法弹的范围,华洛反身一击魔法弹,与骷髅邪火碰撞之后,在雨幕里瞬间闪出一大片的白色光柱,约瑟夫也是跟进华洛,咬牙跺脚,似是要踏出超强的魔法弹流,魔杖一伸,便是火焰如柱,喷发而去。

熊熊的火焰与蓝色的魔法弹崩出,与骷髅邪火崩发冲撞,却是僵持一二,华洛与约瑟夫咬牙切齿,魔杖抽手不离,看着黑袍人又是将手臂检查,魔杖击和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再是双臂一开,一句空前要响的explosion,黑色的火焰与绿色的骷髅邪火混响,熊熊雨幕里,华洛与约瑟夫见势不妙,互相用力的推开对方,两股不同的骷髅邪火直冲向他们刚刚交汇的地方,只是他们离开了,监狱的大门也便被邪火冲来。

这还没完,只见两股邪火在天空一个嘶吼,发出了震颤的古音。

【hehang——】

它们回返,甚至是毫无征兆的回旋而来,直冲进还将要跌倒而去的华洛与约瑟夫的身体内,他们这才躲闪不及,怒吼一声,灵魂嘶吼之下,便是化为青烟,消失在了磅礴的雨幕里。

黑袍人扭了两下脖子,左一下,右一下,都发出了骨头嘎啦嘎啦的响声,或许是打上瘾了,他耸肩将两只魔杖分别在手中旋转,再是猛的一甩,骷髅邪火从骷髅魔杖的尖头迸发而去,分为无数的小型骷髅邪火,他们就像是无边无际的地狱使者,冲向天空,遮盖天空。

黑色的乌云间,彻响着它们的疯狂,雨幕深沉,无边无际的黑暗降临而下。

守卫们震惊的看着被遮盖的天空,惊的胆颤,愣是丢盔卸甲,在劫难逃。

黑袍人用大拇指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,哼了一声。

踏进监狱的大门,他便看着监狱的禁魔石高墙,一将枯树魔杖平指,张开手掌,魔杖便快速的旋转起来,以紫色的短光迅速化为一根两米长的枯木法杖。

法杖杖尖会地,地面的裂痕便是四布行间,禁魔石大解,巨大的法阵立现,那些晃荡的邪能骷髅立刻冲向法阵的中心,无情的撕咬与破坏法阵的外部核心。

只不多时,监狱的重犯们感受着监狱的裂变,便有三五成群荒逃的,也有单人疯狂着祷告的,更有撕心裂肺的兴奋的,疯狂的,向着这黑暗的,暴雨如注天空里,呐喊着仇人名字的。

他们都跟疯了似的离开,好似短时间内只留下了他们疯狂的的声音,其他的一无所有,监狱的衣服使他们更加的癫狂。

黑袍人慢慢的前进,他知道自己所要找的人,慢慢的走到了一个房间面前,丝毫没有动摇的门窗和加固了特别法阵的门房丝毫没有打开的动静。

他便是沉默,将法杖抽离,那从外部破碎的阵法好不值钱的烟消云散。

只是,他推开门,一个满头长白发的男人便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一本书,他穿着监狱的衣服,好不开心的用爽朗的语气读道:

“私以为,未来的和平之势,一定是力量对等情况下的制衡。”

说着,他舌头舔了一下极其干净的食指,用来翻书,他或许是刚看完这一页,便是翻了一页。

他继续轻声的读道:“通过我对于历史的研究,几千年下来,封魔井的作用,就是为了限制住一下子爆发而来的族群矛盾设下的最后屏障,没有封魔井的小国湮灭在历史里的已经太多太多,而拥有着封魔井的四国和他们的附庸们历史基本上是连续的,我认为这绝对不是巧合。”

他示意黑袍人慢慢的坐下,听着他的朗诵。

黑袍人乖乖的坐下,将魔杖收进袖口。

“因为,没有任何一国愿意面对另外一国的大魔王,那些被困在封魔井中的大魔王们只要是一国放出来进行威胁,他国便也只能舍身一博,没有人会为了一座矿藏和几匹牛羊的纷争而选择同归于尽。封魔井的作用也正是力量制衡的最大化。前面又说到,我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绝不愿意看到战争大规模爆发,所以,无论如何,我对于是否会有战争依然保持否定态度。”

白发男子沉默了一会,有慢慢的读了起来。

“主宰战争并不是一句儿戏。这对于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来说,维持和平,阻止战争,才是人心所向的事情……”

白发男子将书合上,署名为派洛斯·菲尼克斯的书,在一瞬间化为了灰烬。

“是吗?派洛斯……我倒要看看这一次,你从哪里蹦出来,阻止我……”白发男子哼了一声,站了起来,他一起身,一件黑色的袍子便披在了他的身上,遮盖住了他的容颜。

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。

走在已经是断壁残垣的房间里。

“以往这个时间点,应该会有人给我送夜宵的,你来的时间点,其实可以晚那么一点。比如,我把夜宵吃完以后。”

xiazaitxt